对着床上边的商水晶做了个‘ok’的手势,商初蕊马上去开门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74
  • 来源:2019久久久高清日本道

  对着床上边的商水晶做了个‘ok’的手势,商初蕊马上去开门。

  “怎么那么久才开门?”舱房门一开,商凌志马上走进来,看了一眼商初蕊后直接往里面的床边走去。

  “爹地,是我让蕊蕊帮我先拿睡衣,所以晚了一点,sorry!”躺在床上的商水晶自然也听到了商凌志对商初蕊不满的口气,为了不让蕊蕊难作,她急忙出声解围。

  “水晶,怎么会忽然身体不舒服呢?有没有叫船上的医生过来?”商凌志三两下直奔女儿的床前。

  刚才她们在甲板上说走走,谁知道才不到五分钟的时间,她们竟然从甲板上消失了,同女儿一起不见的还有慕容杰。

  担心女儿会与他扯上什么关系,他急忙找来主办方的人,正要要求他们四下找人的时候,商初蕊找到他,说女儿因为有些不适已经回房休息了,他这才算是放心下来,盯瞩商初蕊回去好好照顾她,他又与几个商场上的朋友打了招呼后马上也赶回女儿的舱房。

  谁知道,他按了门铃竟然许久没有人应声。

  “爹地,我只是有些晕船,泡了个热水澡好多了。”躲在被子里的商水晶,两只小手握得紧紧的,除了嘴巴,她不敢多动一个地方,怕自己下巴以下的地方会被精明的父亲看出来。

  “真的不要紧吗?”商凌志坐在床边,伸手摸了摸女儿的额头,发现她并没有发烧之后才总算是放心一些。

  刚刚跟他上船的时候明明还好好的,怎么忽然就晕船了呢?

  “爹地,没事了,我睡一觉就好啦!”

  “但愿没事!”商凌志看着女儿躺在床上一动不动,而且把整张被子全部拉到了下巴,就连嘴巴也差点给盖住了,他皱了皱眉头:“水晶,你好冷吗?是不是还有哪里不舒服?”

  “爹地,不是啦……”想到自己不敢给爹地看的原因,商水晶脸蛋再度泛起红晕,“只是,刚泡完澡嘛!”

  意识到女儿的不同寻常,商凌志决定跟她谈谈,于是他转过头对站在一边不说话的商初蕊道:“蕊蕊,我有点事情跟水晶要谈谈!”

  “爸爸,姐,那我先出去。”商初蕊很快地离开,然后把门也锁上了。

  豪华的舱房里顿时安静下来,只剩下父女俩在床边四目相对。

  女儿真的长大了!当年那个只会在身前身后跟来跟去的小女孩,如今已经长成了一个标致、人人称赞的美丽名媛,在她的脸上隐隐约约还有着过世妻子美丽容颜的模样。

  商凌志伸出手,帮她把铺了满枕的秀发一一整理好。

  “爹地,怎么了嘛?”商水晶看到商凌志不说话,只是用一种她从小看到大,熟悉且忧伤的眼神望着她看,她知道爹地肯定是又想到妈咪了!

  “水晶,你长大了!”商凌志叹着气道。

  “爹地,我长大了,你却老了!”商水晶听到父亲如此感慨而伤怀的话,有些心酸,从被子里伸出手抚上父亲已是白了一大半的发脚。

  “所以,爹地一直不放心你啊!”

  “爹地,你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?”商水晶看商凌志的眼神变了,就知道他一定有话要跟她说。

  “你刚才是跟去见慕容杰了!”商凌志也不打算迂回,直接就把问题抛了出来。

  “爹地,我……”商水晶想不到商凌志竟然会知道得这么快,一下子不知道要怎么回答。

  “告诉爹地,是不是跟慕容杰见面了?”

猜你喜欢

早在女儿洗澡的那段时间里,她已经将柴聿京的身家背景

早在女儿洗澡的那段时间里,她已经将柴聿京的身家背景,甚至是祖宗八代全打探过一遍,对他可说是满意得不得了。尤其难能可贵的是,人家一点都不嫌弃女儿的年纪比他大上五岁。像他这么个相貌

2020-04-26

至于上头三名兄长,泰半是看戏的成分居多

至于上头三名兄长,泰半是看戏的成分居多。对于柴聿京这个年纪和他们差了一大截的么弟,柴家三少对他的纵容并不亚于父母,再加上柴家雄厚的背景跟他自身优越的条件,终究养成他今日目中无人

2020-04-26

众人表面上虽然佯装专心工作,注意力却都悄悄往门口的方向集中

众人表面上虽然佯装专心工作,注意力却都悄悄往门口的方向集中。“为什么来做这么粗重的工作?”韩冀允语带质问。“不会的冀允,助理的工作很轻松。”祈央本能的安抚。“这叫轻松?”他指着

2020-04-26

终究,他还是不懂自己的用心,祈央心想。

终究,他还是不懂自己的用心,祈央心想。既然拒绝了他的金援,便是希望彼此之间别再有不必要的纠葛,要是自己接受了他的安排,那跟接受金援何异?只不过祈央明白,自己若是照实说,肯定又要

2020-04-26

约莫过了三十分钟,当她重新回到卧房时

约莫过了三十分钟,当她重新回到卧房时,齐天放已经梳洗妥当并着装完毕,从容的坐在轮椅上,像是早在恭候她的大驾光临。不讳言的,她是有丝诧异,对一个双腿不良于行的人来说,他的动作简直

2020-04-26